返回列表 發帖
Share |

[轉貼圖片] 杜鵑啼血滿山紅 [13P]

本帖最後由 hhlu 於 2012-4-6 21:15 編輯

杜鵑啼血滿山紅



杜鵑啼血滿山紅
有些詩句,一咀嚼就似麥芽糖一樣地黏在嘴邊,會在心底不停的叨念……「杜鵑啼血滿山紅」,就是。
我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喜歡這詩句,因為詩裡的景像我看過。
每年春天,我總要上山去拜訪杜鵑。從較低的山腰處,就可以看到俗稱志佳陽杜鵑的細葉杜鵑,她們的花朵極小,顏色粉嫩,總是躲藏在山徑的高處,埋首苦行時偶而會在路上發現三兩朵她的落花,抬頭看才會看到灌叢上一枝枝鮮艷的花叢,她們彷彿總是害羞的,幾次我發現她們大方放肆的地方,總是在離人跡很遠的山谷深處,那裡,正是千朵萬朵壓枝低的滿山粉紅。


時候再稍晚,約四月中旬後上山,再更高一些地方的紅毛杜鵑也開了。較諸細葉杜鵑,她們更顯得熱情奔放,在低矮的箭竹叢中,在質古的老枯木旁,都可以見到她們紅艷的身影,而且,就在路邊,可親的「任人探弄盡人看」,較諸志佳陽的嫩粉紅,她們的紅,是帶點姹紫的艷紅,當她們在稜線上一路「燒」過去時,也是艷紅姹紫的滿山紅。


在紅毛杜鵑附近,有時還可以見到森氏杜鵑的花影。她們的枝幹多半高大,葉也像一個個尖筍般斗擻起精神,粉白的花朵,就在翠綠的枝條間綻放著,或許受到鄰居紅毛杜鵑的熱情感染,森氏杜鵑也有些悶騷,在白色的花朵中藏著一抺嬌嫩的淡粉紅,顏色像是淡蛬敢蔽漲銴l,尤其在春雨洗滌過後,更是難以言喻的清麗。



時候再晚,約五月時,再往上走,幾乎要到了山頭時,我們會發現滿山遍谷的玉山杜鵑。她們的身形低矮,幾乎就爬伏在地面上;葉形甚小,葉色黯淡;嫩枝上密生細毛,像穿了件厚毛衣。在這苦寒風疾的高山地區,她們學會了低調、認分、和苦瘠的地形諧和一致,但只有一時,在平地已進入初夏的五月時,她們會把蓄積一年的能量整個綻放出來,儘情裝扮自己,也裝點這一向缺乏顏色的山巔左近。



我有時候想,玉山杜鵑會不會是山頭上剛消融的冰雪殘留的精魄,他們藉著這些低調的小灌叢,在春天的尾巴時,再現雪一般潔白、冰一般晶瑩的白玉花朵,也像風吹殘雪一般,吹得玉屑滿地,難以收拾……只稍有些不同,就是春陽暖暖,會在雪白臉頰上,留下一點點紅靨。(晚近的研究,從DNA判別,把森氏杜鵑歸類為玉山杜鵑。但實地觀察中,無論是分布區域、葉形、灌叢高矮、花朵,兩者還是有差別的,無論科學如何說,個人情感還是把她們看成兩種)


在台灣的高山,你會發現,杜鵑不僅只滿山紅而已,還有著雪白、粉紅的的色調,那何以詩句僅以啼血的顏色,形容山裡的杜鵑呢?!
我想這跟詩人所處的地區有關,在中國的東半部,也是古代騷人墨客常流連處,常僅能見一種喚「映山紅」的杜鵑,當這種「不似花叢似火堆」的杜鵑花開滿山野時,詩人就只能以「滿山紅」來形容其景像。
詩句裡的「杜鵑啼血」,說得其實是杜鵑故鄉裡的一個故事:古蜀國的皇帝杜宇,名叫子規,他因與大臣開明的妻子相戀,因受不了內心的譴責,所以就將帝位讓與開明,隱居於深山中。(另一種說法是杜宇在位期間發生洪水,開明治水有功,所以讓位與他)但即便如此,深山中的杜宇仍受不了相思及良心的折磨,不久鬱鬱而終,傳說他化做了一隻子規鳥,整日「不如歸去、不如歸去」的哀啼著,因為太過哀傷了,這隻子規鳥最後啼血而亡,他的鮮血也染紅了杜鵑花瓣。從此,子規鳥又被稱為杜鵑鳥,而杜鵑花,也被視為是杜宇(望帝)的化身。
如風起時 雲煙握不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為避免重複接龍,請查詢確認
接龍謎題彙整表 (1至3760樓)

杜鵑花的品種很多,
早些年,在學校,安全島,邊坡,...
到處都有種,開花時很漂亮!

TOP

與紅杜鵑相比更喜森氏杜鵑

TOP

每逢三月杜鵑紅就會開得滿山坡

TOP

蜀國曾聞子規鳥,宣城還見杜鵑花

TOP

风景好美哦

TOP

返回列表